搏击俱乐部结局(《搏击俱乐部》这部电影怎么样)

影史上神作不多,但《搏击俱乐部》绝对称得上一部。1999年上映的《搏击俱乐部》,导演是曾执导过《七宗罪》的大卫·芬奇,这部神作很遗憾只获得了第72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音效剪辑提名奖,在豆瓣电影TOP250中排行35,豆瓣9.0分,豆瓣的排名还是很能说明这部电影的。

首先我们来一起看下这部伟大的作品,这部以人格分裂作为最大亮点的电影是如何一步一步的成为影迷心中的圣经呢?虽然当年的奥斯卡奖项并没有很大加持,但是丝毫不影响在影迷心中地位,它依靠着独特叙事和邪典属性,让它在影迷心中产生了更为深远的意义和信仰,小编先来简单的复述下整个电影的故事,以方便咱们之后的解读。

杰克(爱德华•诺顿 饰)是一个大汽车公司的职员,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对周围的一切充满危机和憎恨。

一个偶然的机会,杰克遇上了卖肥皂的商人泰勒(布拉德•皮特),一个浑身充满叛逆、残酷和暴烈的痞子英雄,并因为自己公寓失火而住进了泰勒破旧不堪的家中。两人因缘际会地成为了好朋友,并创立了“搏击俱乐部”:一个让人们不戴护具而徒手搏击,宗旨在于发泄情绪的地下组织。

俱乐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地下组织,而泰勒也以自己个人的魅力,吸引着那些盲目的信徒。俱乐部的成员们到处滋事打架、大肆破坏,泰勒本人的行为也越来越疯狂。

杰克对于“搏击俱乐部”的现况及泰勒的行为越来越无法忍受,和泰勒发生争执,泰勒离开了他。然而,杰克发现,他走到何处都无法摆脱泰勒的影子,他开始思考:我到底是谁?

这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好莱坞模式的叙事故事,可以发现,整部电影由诺顿的配音讲述,并以此为开端,一方面增强了角色清晰的个人风格。另一方面使得诺顿和皮特演绎的性格形成更加鲜明的对比,从这个角度出发的叙事空间逐渐演变成为我们眼前的一种对抗效应。导演让我们在《搏击俱乐部》中看到的是主角的失眠和懈怠带来的没有希望的景象,镜头无处不在地展现着主角分崩离析的生活,为整个情节的突破和张力爆发做铺垫。

《搏击俱乐部》EyotRCu 整体使用闪回和倒叙的方式,导演使用主角记忆和意识流的线索和证据作为情节推动力。然而,意识的流动和扩展在逻辑上并不是那么易于理解。这导致了电影情节的分裂和拼贴无形中增加了观影者的理解门槛。但大卫芬奇充分利用电影的主角是精神分裂症患者这一特征,使得电影情节在发展中逐渐流露出角色身体里的两个不同的人物,对自我和本我的进一步挖掘很好地呈现在了观众的面前。

总体而言,大卫芬奇的这部电影是一部反好莱坞的商业电影模型,其所尝试讲述的是非常颓废和疯狂的,同时兼顾着希望和美好的东西。毫无疑问,导演大卫芬奇在影片中展示了他独特的个人风格,镜头语言变幻多端,无拘无束地刻画着人物和情境,导演以其非典型性的创作和奇异的想法重新去探索,试图抓住人类精神深处的那个“我”。可以说,大卫芬奇很好地做到了商业与艺术的平衡,使得该部影片成为了一部兼顾刺激元素和柔软内核的经典作品。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